人民品牌网 > 品牌资讯 > 国际 > 内容

非法移民成墨西哥贩毒集团眼中“提款机”

2019-12-02 14:49 来源:未知
非法移民成墨西哥贩毒集团眼中“提款机”





墨西哥的毒贩走私团体一直非常猖獗,他们无恶不作,制造了大量冲突。上周,在墨西哥东北部蒙特雷的一条马路上,有人发现了7个黑色垃圾袋。里面装满了尸体,死者的脑袋被人砍下,这正是他们的“杰作”。仅在去年,墨西哥就发生了3.5万起命案,全家灭门屡屡发生。


最近,这群美国总统特朗普口中的“恐怖组织”又瞄准了新的“猎物”——那些“没有鞋带的人”。他们是前往美国寻求庇护的偷渡者,他们被美国当局拘留,被收走鞋带以防自残。然而随后,他们又被赶回墨西哥与美国接壤的塔毛利帕斯州。

最终,无处可去的他们滞留在这座暴力之城,成为当地贩毒集团眼中的“商品”、走私团伙耳边的“福音”。

这些无家可归的非法移民,成了贩毒集团相互斗争的牺牲品,成为绑匪敲诈勒索的对象。在为非法越境付出金钱代价后,不得不又一次为逃离歹徒“魔掌”付出代价。

被迫再度越境

“真的如同噩梦一般恐怖。”——这是德克萨斯大学教授杰里米·斯莱克对新拉雷多这座城市的评价。

根据美国当局开展的一项研究,新拉雷多所在的塔毛利帕斯州被列为与阿富汗、叙利亚两国同等的危险级别。今年8月到10月,该州记录在案的340起绑架案中,有197起就发生在新拉雷多。

《美墨边境条约》实施后的几年间内,超过5.5万名非法移民被遣返回墨西哥。在漫长的法庭审理期间,他们中的某些人不得不留滞在此。


而这恰恰成了当地贩毒走私团体眼中的“商机”。为了拓展各自的势力范围以谋求更多利益,他们加大了绑架、勒索的规模,大批手无寸铁的遣返移民一经踏入这片地区,便成为绑匪眼中的“自动提款机”。

“第一人权组织”研究员基冢健二表示,即使是惊人的绑架案总数都不足以反映当前局势之危险,贩毒成员甚至公然闯入新拉雷多的移民局,绑架那些刚从美国遣返的移民。在过去发生的一起案例中,贩毒团伙劫持了躲在卫生间一名女性和她的女儿,歹徒将她们带入车内并扣留。所幸在多方努力下,他们最终被毫发无伤地释放。


墨西哥新拉雷多边境桥
31岁的尼加拉瓜保安约翰,深谙那种虎口逃生的感觉。3个月前,他因目睹了一场政治谋杀而遭到家乡当地武装团伙的疯狂追杀。为了保护自己和家人,约翰用母亲的房子做抵押,向走私者支付了1.8万美元,离开了他们位于尼加拉瓜西北部的家——埃斯特利,动身前往美国。

然而,等待他们的是边境紧闭的大门。

当约翰同妻子和两个孩子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拉雷多边境桥时,除了一部手机和一份包含遣返日期的法院文件,这个家庭已经一无所有。

此时的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处在新拉雷多贩毒集团的监视之下。该团伙是新拉雷多东北区域残暴的泽塔斯贩毒集团下属的一个强大分支。

在去车站的路上,两个陌生人突然拦住了约翰,另一群人抓住了他的家人,其中一些人手中握着枪。他们被赶进一辆面包车,被夺去了财物,并被告知他们如果想要重获自由就只有一个选择——向劫持者支付一笔费用,再次非法越境到美国。

“对方告诉我们,他们来自当地贩毒集团,不是绑架者,他们的工作是帮助人们偷渡到美国。”约翰下意识地提供自己曾经的寻求庇护证明,用来自证“移民”身份,但劫持者并不认可这一纸文书。

随后,约翰一家被关押在一栋私人住宅内,在那里还有一个来自萨尔瓦多的家庭,两名古巴人和两名墨西哥人。一名16岁的看押者告诉他,“贩毒集团把你们带到这里,我们蛇头负责带你们过境”。

最近,这个走私团伙一直在招人。“美国在这里驱逐了这么多的人,这意味着更多的工作量。”这名少年告诉他,“我们这里已经有15名成员。”

蛇头向约翰索要1.6万美元偷渡费用,但他们只能凑足3000美元,这一结果激怒了对方,并引来了警告。后来,约翰的儿子患上了腮腺炎,就在他病情迟迟不见好转的时候,对方突然释放了这个家庭。

“他们说贩毒集团不允许他们收留生病的孩子。”约翰说道。这并非他们突然“良心发现”,而是一个死去的孩子可能会受到媒体的关注,并引起当局的打击。

于是,在被俘14天后,约翰一家最终逃出虎口。9月22日,他们回到了墨西哥移民机构的边境停车场。尽管这里到处都是破败不堪的酒吧和虎视眈眈的眼睛,这家人也并不打算回尼加拉瓜,他们决定留在这里等待法院的下一次听证会。

为了金钱和劳动力


新拉雷多市的街头
绑架非法移民的问题在这里由来已久。

2009年,因为政府的一项针对性政策,贩毒集团内部出现了分裂。为了满足金钱和劳动力的需求,他们开始在走私人口的生意上相互争斗。根据墨西哥国家人权委员会的数据,当年有近1万名移民在经过墨西哥时遭到绑架。

2010年,72名移民在圣费尔南多的一家牧场被残忍杀害。短短一年后,193名移民的尸体又在同一地区被发现。为了损害竞争对手的贩卖“业务”,凶手不惜将绑架来的移民残忍杀害。

新拉雷多人权委员会的雷蒙多·拉莫斯表示,如今贩毒团伙想方设法地从移民身上榨取钱财,“他们必须追回那些战争中损失的大量钱财。” 为了避免被杀害,非法移民者只有两个选择——他们要么支付赎金,要么加入贩毒集团。

乔治梅森大学政治学专家瓜达卢佩·科里亚·卡布雷拉说,当地的贩毒集团采用特许经营模式,在墨西哥和中美洲各地都有联系。“他们是承包商。他们提供服务,控制领土,管理安全屋,并收取费用。”


墨西哥边境巡逻警卫
当前,墨西哥政府在边境地区部署了2.5万名士兵和国民警卫队人员,负责打击走私路线上的人口贩卖活动。

在美联社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边境巡逻队执法行动负责人布莱恩·哈斯廷斯声称,目前他们还没有发现任何“受到威胁”的移民人口。

据当地媒体报道,日前的一次民意调查显示,在与贩毒集团有关的暴力事件激增期间,墨西哥总统洛佩斯的支持率至少下降了10个百分点。这也许与洛佩斯执政近一年的时间里,对该国最近几次令人震惊的犯罪事件处理不力有直接关联。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当地时间11月26日播出的一个采访中表示,美国将把墨西哥贩毒集团定为“恐怖组织”。特朗普说,这一决定正是基于墨西哥贩毒集团在毒品和人口走私方面行为的考虑,并表示美方目前正在着手处理相关程序及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