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品牌网   

人民品牌网 > 品牌行业 > IT > 文章
人民品牌网 > 品牌行业 > IT > 内容

目前互联网医疗发展火热

2020-02-28 19:05 来源:未知
目前互联网医疗发展火热

近期,多家互联网医疗平台推出在线问诊专页,很多公立医院开展疫情期间新冠肺炎免费互联网诊疗或线上咨询,在线问诊量暴增。那么,对于这种借助于互联网的在线诊疗模式,会给诊疗各环节带来哪些变化,哪些环节又亟需进一步加强呢?
 
事实上,早在20世纪90年代,远程医疗作为最先的互联网医疗形式就已问世,一些医疗机构利用通信、多媒体等技术为一些偏远地区医疗机构提供诊疗指导以及咨询共享和技术交流平台。
 
近年来,在国家积极推进“互联网 + 医疗健康”产业发展的背景下,互联网医疗得到了飞速发展,通过互联网医疗可以预约挂号、在线问诊、在线处方、线上健康教育等多种形式的健康医疗服务模式惠及大众,使得看病流程得以简化。尤其是随着移动智能设备的普及,互联网医疗开始借助移动医疗和可穿戴设备,从诊前的健康咨询、挂号导诊,到诊中的问诊购药,再到诊后的随访跟踪的医疗闭环,从而优化现有的医疗服务模式。
 
实事求是地说,互联网医疗服务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医疗资源稀缺与居民卫生服务需求之间的矛盾,“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也得到一些缓和。
 
长期以来,传统就医模式因挂号难、候时长、排队烦等原因而备受民众诟病,互联网恰好可以满足患者渴望获取便利快捷医疗服务的需求,通过构建在线诊疗平台以省去传统就医流程的繁琐。甚至一些平台推出了对轻微及常见病患者而言,只需输入相关病症、体征,即可获取全面、专业的解答实现自我诊断;而针对病情略微复杂或严重时,患者可将其不适症状编辑成文字或将其异样体表特征拍摄为图像上传至在线医疗平台,专科医师提供线上诊断,甚至是治疗建议,这不仅打破了传统就医模式空间和时间的壁垒,而且改善患者的就医体验。
 
不仅如此,当前互联网还可通过连接手环、手机、平板电脑等移动终端,实现健康管理,如为慢病患者提供体征监测,通过动态采集病患的各项生理指标,通过传输到相应配对的移动终端进行二次数据分析,将指标数据直观的以连续变化的曲线呈现给患者,以实现自我健康状况的监测和记录健康数据,一旦离群值出现,异常信息将以短信邮件等形式即刻传送给患者本人、家属及其主治医生,提醒患者及时就医。
 
但值得一提的是,互联网医疗作为一种新兴的医疗模式,同样还存在着较多隐患,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存在医患隐私信息泄露风险
 
由于在互联网医疗服务中,医生和患者皆要进行个人信息注册。多数情况下患者需要提交手机号码等个人基本信息,而医师则要提供从业资料和相关资质证明照片,这些都有可能成为信息泄露的隐患。
 
另外,互联网医疗推进了健康管理类设备的发展,手环等监测身体状况的电子设备得到了广泛应用,而运营机构会要求用户打开隐私权限。因此,除了与健康直接相关的信息资料,设备还有可能搜集到使用者的活动、位置等隐私信息以及一些音频和视频资料,随之造成了信息泄露。
 
(2)相关法律法规尚需进一步完善
 
互联网医疗作为一种新生事物,随着互联网科技不断发展和医学技术的更深层次结合,互联网医疗引发了一系列的相关法律问题。
 
例如,如何对互联网医疗中的病历资料进行复制和封存?互联网医疗的经营主体、诊疗范围、准入程序等都是我国现行立法没有明确规定的;另外,从事互联网医疗平台的主体资质以及医生的资质要求如何规范?
 
这些规定不明晰,在实际操作中使法律实践工作者难以掌控。医生在网上接诊时对于病患的有效分类以及治疗服务过程中的法律问题并未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医生根据患者的描述或者通过可视技术查看患者的病情是否能够明给出正确诊断意见等,都是目前我国法律的空白点。
 
再比如,异地是否可以通过互联网来就诊,一旦患者权利如何受到侵害应向哪个地域的主体监管部门申请维权?这在现实监管中,就会发生管辖权冲突或者不明确的问题。
 
在医疗事故处理立法方面,《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暂行办法》明确规定了医疗事故的界定、分级和处理。但鉴于互联网医疗与传统医疗的区别,以及互联网医疗自身的特殊性,如医生与病患非接触性等,仅仅依靠上述的法规和规章来规制互联网医疗事故处理已经远远不够,还需要对实践中的新情况予以考虑并给出明确的法律依据。
 
此外,对于侵权主体、侵权责任、归责原则、举证责任等都应当结合其特殊性综合考虑。
 
所以,为了进一步促进互联网医疗的良性可持续发展,必须加强法律制度监管,确保网络医疗服务安全。这可以通过构建合理的互联网医疗行业准入机制,使每一个医疗健康类网络平台经过严格的专业测评后再投入上线,以从根本上确保在线医疗服务的安全性、可靠性。
 
首先,可以根据不同风险级别进行准入要求限制,严格测评,例如,对一些仅宣传健康知识的低风险医疗网络平台,采取较为宽松的标准,通过常规检测即可开放其上线。而对于专业性较强,涉及到求医问药、诊断治疗的医疗服务平台,则需制定严格的准入标准,组织医疗、法律专家审查其医师从业资质、医疗服务范围等,并及时向社会大众公布审定结果,引导广大患者正确辨别医疗健康讯息。
 
其次,就互联网医疗可能引发的医疗争议问题,通过制定和完善相关法律制度及政策规章将医疗事故的责任界定、医疗纠纷的处理机制移步到互联网医疗平台,对互联网医疗服务模式下的医疗纠纷处理程序、医疗事故技术鉴定、行政刑事处罚以及赔偿等悬而未决的问题予以明确的法律支撑和保护,使医患双方在发生医疗争议时有法可据、有法可依。
 
最后,多方联动,建立健全患者隐私保护机制,增强患者个人隐私保护意识,谨慎对待医疗信息网络及线上医疗服务平台中填写个人资料及医疗信息的“边界”;医务人员应坚守职业道德,明确患者信息仅限于提供医疗服务使用,对随意使用、透漏患者的私人信息的医务人员应予以严格处罚;互联网服务提供方必须构建强大的技术安全保障体系,通过限制访问权限确保访问主体对患者健康信息的合法使用,禁止未经授权的网络运营主体访问患者信息。
 
此外,在基于完善以上提及的相关内容上,加强监管、保障医疗安全,维护患者利益,要进一步加强互联网医疗,笔者认为还要做好以下几个方面工作:
 
(1)国家应尽快出台互联网诊疗相关的收费与报销配套政策,如果医生在互联网上提供的服务不能得到合理的价值体现,医生的积极性就难以发挥,而如果没有合理的报销政策,就很难引导患者充分利用便捷的互联网医疗服务;
 
(2)互联网医疗信息系统要与实体医院信息系统互联互通,需要做到网上医疗信息系统和线下实体医院信息系统无缝衔接,只有这样,病人线上线下的看病过程才是顺畅的;
 
(3)要为病人建立可即时更新并共享的电子健康记录,以便于更准确地做出诊断,判断是否是复诊病人,判断诊疗活动是否符合要求。